人称江南壶怪,弃官制壶三十年,许四海:大亨壶给一千万我也不卖


人称江南壶怪,弃官制壶三十年,许四海:大亨壶给一千万我也不卖

他玩壶较早,以壶名世。被誉为江南壶怪,一生为壶而生,为壶而痴。过手的紫砂壶超过两万,收藏老壶一千多把。有记者问他:“你有‘供春壶’吗?”他说:“我没有。‘供春壶’只是个传说,目前还没见过。”

当代著名工艺美术大师、上海传奇壶艺大师许四海先生,6月5日凌晨6:06分,因突患心脏病抢救无效,在上海去世,享年74岁。

一代壶尊离世,留下落落乾坤。百佛园中,再无主人。

自称“拾荒人”

许四海出生在江苏建湖县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早年失怙,读完初小后即随母亲到上海投奔大哥,母子俩是一路走到上海来的!

到了上海后,他靠在钢铁厂捡煤渣、推板车、到郊区开河挖渠,挣来几个小钱帮助大哥养家糊口,几年后,他勇敢地承担起抚养老母的责任,以孝行获得所在地区居民的一致称道。

也因此,在许四海16岁那年,街道就推荐他去上海市公交公司工作,他是感恩的,更懂得回报政府与社会,工作特别努力,屡次获得先进生产者称号。1964年光荣参军,在空军广州某部机场任地勤人员,后参加援越抗美战争,在越南前线任侦察兵,出生入死,浴血奋战,经受战火洗礼,后升任侦察排长,荣立三等功后凯旋。


人称江南壶怪,弃官制壶三十年,许四海:大亨壶给一千万我也不卖

从“门外汉”到行家里手

上世纪70年代,许四海在广东空军部队服役,发现驻地附近有自发形成的古董市场,虽然“非法”,却有不少好东西。所以业余时间他就去寻宝,专找古陶瓷和紫砂壶。南国民众素来好饮,作为最利发茶的器具,紫砂壶受到茶客的珍爱。故而明清以降,由宜兴出品的紫砂佳器,有相当数量流到粤闽沿海一带,百十年后,许四海还能在那里看到不少品相很不错的紫砂壶。

有一次,许四海看到一个地摊上摆着一把旧紫砂壶,壶面上刻着一老翁在树下悠闲地读书煮茶,从印章上判断像是清代雍正朝的遗物。摊主索价五百,这在当时近乎天价,那时候一个工人的工资收入也就四五十元。许四海不愿放弃,但他掏破口袋也没有这么多钱,情急之下,摘下手表塞到摊主手里。但摊主还是觉得不够,许四海急了,扯开军装脱下妻子为他编织的新毛衣往地上一扔,拿起茶壶就走人。

许四海收藏的一把华凤翔珐琅彩汉方壶,其经过也极具传奇色彩。许四海在地摊上购得这把华凤翔汉方壶时,缺个盖,留下很大遗憾。几年后他家里来了个古董商,从纸板箱里翻出几把旧壶,老许一眼就发现其中一把汉方壶有点眼熟,通体施了珐琅彩,几何花纹中间有开光,画了山水风景,是典型的清代壶具。不过这把壶的壶身以蓝色为基调,而壶盖却是翠绿的底色。许四海就心里有底了,不动声色地将古董商带来的几把壶都买下。等人一走,他从古董柜里取出早年买来的汉方壶,再用这个绿色的盖子盖上去,嘿,正好!而且不仅花纹一样,笔法一样,釉面也一样,可以断定,是盖子和壶身在失散多年后终于“夫妻团圆”了。

中国最早的私人博物馆

1991年,在兴国路一幢小洋房里诞生了中国第一个壶具博物馆,这是中国最早的私人博物馆,比马未都的观复博物馆还早几年。

正像那响亮宏大、内涵深刻的名字一样,这个名为“四海壶具博物馆”的私人博物馆将四海之内各色紫砂壶等,尽其所能地收入馆中。馆内所陈列的三百余件从仰韶文化彩陶壶到春秋战国、汉唐、宋元、明清历代的陶瓷壶具,构成了一部脉络清晰又蔚为壮观的中国壶具史,为中国文化发展史提供了极有说服力的实证。

到了1999年,许四海又将博物馆搬迁到了嘉定区江桥百佛园。2004年,四海壶具博物馆在首届中国收藏界年度排行榜中被评为“中国十大民间博物馆”之一。


人称江南壶怪,弃官制壶三十年,许四海:大亨壶给一千万我也不卖

镇馆之宝“大亨壶”

1986年,在宜兴创业的许四海从朋友处得知当地有一户潘姓人家想出手一把邵大亨的旧壶,此壶按紫砂谱系应该叫掇只壶,是清代著名壶艺大师邵大亨为潘家先祖定制的。

紫砂高手李昌鸿也告诉许四海,《宜兴县志》记载,这把具有经典性质的掇只壶,在当时就有“一壶千金”之说。清末民初,潘家是丁蜀镇上显赫的人家,这把壶原是邵大亨为潘家先人特制的传家之宝。传到第三代,也就是如今持有者的父亲,解放后到东北哈工大读书,1957年被划为右派,生活苦不堪言,把随身带去的十几把精美紫砂壶都换成吃食,唯独剩下“大亨壶”舍不得卖。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他疯了,被遣返原籍,这个疯子将最后一把壶用破棉絮包了回来。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此壶历经劫难竟然没有半点损伤。后来,他的主人黯然辞世,破败的家需要支撑,第四代的年青人就想到了“大亨壶”。

说起来顾景舟的母亲属邵大亨一支,于是最早是顾景舟拿到家里,看了三个月,准备拿自己的多把壶交换,潘家不愿意。随之徐汉棠又拿去十八天,提出用他的几把洋筒壶换,潘家也不答应。这时,吕尧臣得到消息带着许四海去拜访潘家了。

那是一个夜晚,在潘宅大院的天井里,许四海看到天上是星星月亮,下边是这把令人神往的“大亨壶”,通体圆润,大气磅礴,无论从造型、比例、平衡等各个方面都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表面包浆如玉一般晶莹,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许四海情不自禁地想上前摸一摸,被潘家的小青年拦住了:“只许看、不许碰!”

许四海只好问:“有毛病吗?”“没毛病!”许四海问他:“多少钱可以出手?”小青年说:“这壶是没有价的!”许四海说:“潘师傅既要转手,心里总得有个底吧!”小青年想了一想说:“那就三万吧!”话一出口,许四海吓了一跳,半天说不出话。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大多数人的月工资才几十块钱,三万元简直是个天文数字。许四海越谈价,那小青年就越看透了他的心思,于是死咬一口价,一分钱不让。最后许四海横下心说:“好!三万就三万!”正巧这天上海有朋友在宜兴活动,当天返回,许四海就让捎信给太太金萍珍赶紧凑三万元星夜送来。金萍珍以为老许出了什么事,急着四处借钱,当夜租了个破得不能再破的车,抱着三万块钱心急火燎地赶到宜兴。

但第二天把钱送到潘家,小青年反悔了。许四海生气地问他原因,他又说不上来。后来才知道,潘家听说香港、台湾人能出高价,是想把壶拿去上拍卖会。而金萍珍得知这么回事后,也大发脾气:“你买壶买疯了?一把壶怎么也不值这么多钱哪?再说钱都是借的。买了壶日子还过不过?你拿什么还债呀?”然而钱到了许四海手里,太太再发火也没有用了。

六月份开拍,许四海和“大亨壶”一块进到了拍卖场。潘家的算盘打错了,原以为港台客能出高价钱,不料香港客只出到一万六,许四海出到两万三,没人再举牌了,于是落槌。小青年无奈之下亲自把壶送到许家。第二天报纸大标题登出“大亨壶易主”,他三万不卖,而许四海两万三却拍到了手,即使这样两万三在当年也不是小数目。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顾景舟一把壶几百元,两万三能买多少把顾景舟制的壶啊?许四海少拿了七千元,却又给了潘家不少名人书画,也算做了补偿,皆大欢喜。

半年后,有人愿出八万要许四海转让这把壶。一年后又有一个台湾养狗发家的“狗司令”,干脆把二十万现金拍在他桌子上。到了1992年,一个台湾古董商出价一百八十万,都被许四海一一谢绝。他说:“别说一百八十万,一千八百万也不卖!这是民族遗产,国家的宝贝,到我手里就不会再流失了!”到 2010年,北京还真有人出价两千万,已超过当年许四海随口说的一千八百万,但他也只是淡淡一笑,不屑一顾,金钱的多少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人称江南壶怪,弃官制壶三十年,许四海:大亨壶给一千万我也不卖

许四海藏品“红楼壶”

巴金说:“你送的壶我不舍得用”

在宜兴期间,许四海遍访名师,潜心研摩,上溯明清,下逮当代,并得到花器大师蒋蓉的亲炙,也受到顾景舟、朱可心等大师的点拨,技艺大有长进。1985年许四海以作品《夏意》在轻工业优秀作品评比会中一举夺得金奖。此后每作一壶,都成为海内外紫砂壶具收藏家争购的对象,许四海自学成材的故事也传为美谈。

他还向巴金、柯灵、董建华、马万祺、萨马兰奇等社会名流赠送亲自制作的紫砂作品。在巴老的书房里,他为巴老表演中国茶的泡茶仪式,巴老喝了他泡的茶,非常高兴。


人称江南壶怪,弃官制壶三十年,许四海:大亨壶给一千万我也不卖

许四海为巴金表演茶艺

后来许四海还为巴老专门做了一把紫砂壶,是仿了曼生十八式中的匏式壶,粗看之下,壶身圆润,造型丰满,样子古朴厚拙,细看之下,壶面在紫色的基调下突现了细小的象牙色颗粒,似受冻的梨皮。巴金看了不停地点头,说:“这是很高雅的式样。任何艺术,不管是知识分子搞的还是民间艺人搞的,道理都是相通的。不过你送我的壶可舍不得使用啊。”

百佛园里一“壶痴”

这是一个以弘扬茶文化为宗旨、以佛教文化为景点框架、以绿化城市为义务的江南园林。园内小有起伏,不致单调,一百余尊石佛像散置其间,不致拘谨,一排雪松将园林与外环线隔开,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小环境。几条石铺小径将园林切割成几个区域,种植了龙柏、香樟、雪松、银杏、冷杉、红枫、冬青、棕榈、广玉兰、杜鹃、腊梅、茶花、桂花、樱花、月季、紫藤、以及桃、梨、栗、橘等花木五千余株。时值初夏,新叶挂满枝头,杜鹃、月季花一片灿烂。

许四海给这座园林起了一个极具个性的名字:百佛园。

许四海说:我是一个茶人,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一个字:茶。

所以他搞百佛园,一不想搞成私家花园,关起门自己享受;二也不想搞成人间仙境,使它蒙上神秘色彩。许四海是明白人,他让佛像与爱茶的老百姓一起享受阳光、空气和茶的清芬。所以在百佛园里人与自然、人与佛像都融和在一起了。走进百佛园,就会感到特别轻松,心情舒畅。这跟茶的本意都是一致的。

宣布“封印”,复兴中华茶艺

2016年,正当许四海的制壶水准达到巅峰之时,他却突然宣布“封印”,从此不再制壶。因为许四海觉得,制壶牵扯了他太多的精力,而他更想做的,是能够更专心致志地向社会宣传中国茶文化、弘扬中国茶文化。


人称江南壶怪,弃官制壶三十年,许四海:大亨壶给一千万我也不卖

这些年,在制壶的同时,一心致力于茶文化推广的许四海,还为中国两大茶文化先贤吴觉农和陆羽建立纪念馆。经过不懈地努力,“吴觉农纪念馆”于2005年在百佛园内落成,并于4月14日吴觉农(我国现代茶业的奠基人)诞辰108周岁(茶寿)之时开馆。自此,百佛园中,茶文化与壶文化相得益彰,茶因壶更香,壶因茶弥贵。

禅茶一生,佛心一体,情倾一刻,钟爱百年。

原创文章,作者:陈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ue.cc/zimeiti/33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